當前位置:主頁 > 企業文化 >

我思我母,山高水長

2018-08-08 14:16來源:AG亚游集团物業作者: 潘繼勝人氣:
我思我母,山高水長
 
    清明剛過,轉眼間母親節就到了,讀了莫言的《母親》後就萌發了寫一篇文章懷念母親的念頭,來表達對母親綿綿的思念!
    母親離開我們已經十八年了,她走在剛過花甲之年的春廈,走在兒女們家境漸漸好轉的時候,走在孫輩承歡膝下、該頤養天年的日子。在她離開我們的十八年裏,我無數次在夢裏見到她,不是辛苦勞作就是病痛折磨的場景,醒來時悵然若失,原來母親早就離開了讓她殫精竭慮、牽腸掛肚的兒女、永別了她一輩子難舍難分的故土。
    2000年的春節,是我們和母親在一起度過的最後一個春節,也是讓我終生難忘的一個春節。母親說她看到子孫滿堂、其樂融融的場麵,有太多的不舍,不忍離開;但是嚴重的結石病讓她徹夜難眠,白天隻能佝僂著身子和我們強顏作笑,又恨不得早一點離去,以解脫這二十年來病痛的折磨。她是為了不影響新年合家團聚的氛圍,在用自己生命中僅有的微薄力量支撐著最後彌留的日子。等年後又一次住進了醫院,不久後就與世長辭了。母親,您終於擺脫了病痛的折磨和塵世的煩惱,可以在冥冥的天國裏轉世再生了。
    母親,讓我倍感自責的是,沒有能力在您病重的日子裏積極為您尋醫問藥;沒有在您彌留之際守候在身邊伺候一點湯藥盡一點孝心;更痛心的是母親您走的太早太快,沒有好好享受苦盡甘來、兒孫繞膝的幸福時光。
    我的母親出生在戰亂頻繁、貧窮落後的舊社會,貧困的家庭和波折的經曆鑄就了她精明能幹、倔強好強、不肯向命運低頭的剛毅性格。走進潘家後,就陷入了一九五四年洪災後房倒屋塌、缺衣少食的窘境;五九年一個哥哥因饑餓生病死去,更讓母親痛徹心扉。從我記事起,在那人性扭曲的年代,母親因為父親是幹部、姐姐在外工作、哥哥出去讀書,在灣裏爭工分別的婦女記八分,她始終隻有六分。在灣裏總是抬不起頭來,因為我們家沒有勞動力。幾十年後那剮心的場景我還曆曆在目,貧窮的生活和繁重的勞作母親還可以坦然麵對,沒有勞動力帶來的歧視和屈辱卻摧毀了她的人格和自信。
    我稍稍懂事後母親曾經說過,她這輩子最害怕的有兩件事,一是做飯沒柴燒,二是欠了別家的菜吃。一大家人就靠父親菲薄的工資和她在生產隊勤扒苦做掙得的工分換取口糧維持溫飽,父親當了一輩子幹部,除了習字寫作、革命工作外,不諳一切交際和家務,家裏養豬、喂雞、種菜、砍柴、割穀、挑草……這些男人做的事情都壓在母親那孱弱的肩膀上。
    記得小時候過年,初二一大早母親就叫我起來去姥姥家拜年,母親說一定要去的,沒有姥姥哪有娘,沒有娘哪有你。每年年關,家家都要做好多糍粑、餅炸、果子,我家口糧少,母親又不是很會做,但她都要為我們做一點,以解我們口饞。
我始終忘不了,四十年前我們家落實政策轉為城市戶口,搬到長港農場,母親被安排到味精廠上班,她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但多年的高強度勞作已經摧殘了母親的身體。記得我們住在老廣播局那裏,小孫子出生,母親隻要身體好一點就堅持帶他,時常看到奶孫二人座在廣播局門市部門口看人來人往,母親不停地哄孫兒開心。母親曾數次說道,自小孫女出生自己都沒有帶過她,其他幾個孫兒孫女都是自己帶大的,為此很是自責,怪自己不爭氣的身子。
在母親離開七年後,父親也駕鶴西去,願你們在冥冥的天國裏相依相伴。如今家裏每個人都好,你們無需擔憂。
    母親,您的一生是短暫多舛劬勞恩深的一生,是養兒育女不求回報的一生,是飽經磨難忍辱負重的一生,是滿懷期盼默默等待的一生。
    我憐我母,難忍情傷;我思我母,山高水長!
 
AG亚游集团物業  潘繼勝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